• 首页 > 小说大全 > 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

    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作者:沉沙chensha

    书名: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

    更新时间:2023-01-25 11:12:21

    来源:i4sy

    梁宇星梁星星苏乔是作家沉沙chensha写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文学作品,梁宇星梁星星苏乔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和梁宇星梁星星苏乔全文阅读。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 免费试读 阅读最新章节她哭着吃着,没说一句关于自己婆家的事。但是,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恨,越来越深……“乔乔,你的电话费电费煤气费都得去交。你......
    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小说《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这段时间追看的人真的很多,是网络写手沉沙chensha打造的现言小说,叙述了梁宇星,梁星星,苏乔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试读:小说《我做小...

    我做小棉袄的二十年 免费试读 阅读最新章节

    她哭着吃着,没说一句关于自己婆家的事。但是,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恨,越来越深……

    “乔乔,你的电话费电费煤气费都得去交。你爸妈当时有死亡证明,你还得拿着去街道居委会给你盖章,什么……法定继承人之类的,我也不懂,你去问问。电话煤气都得去变更一下名字……”

    “对,还有孩子户口问题。你给孩子上户口了吗?孩子上学可是大事,你要想好让孩子在哪边落户……”

    “对,对对。要我说,你就苦两年,省吃俭用些,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你就能工作了。”

    “孩子爸爸每个月给你多少钱?”

    等她吃完,大家才进入正题。这是关乎她们母女一辈子的事啊。

    “我……打算常住。以后不走了。王奶奶,您不是有那个做手工的活吗?孩子睡了,我也没事干……”

    “那个当然没问题,就是你孩子太小了,你要先养好身子。我怕你将来落下病根。”

    “没事的,我会注意的。”

    “晚上睡觉一定要关好门窗,你们娘儿俩可要注意安全啊。”

    “我知道,我能看好孩子的。”

    “这孩子叫什么呀?”赵阿姨抱着孩子,让她吃饭。

    “星星。”

    “噢……那她姓什么?”

    “梁……嗯,还没上户口。如果以后跟我姓的话也可以。”

    “苏星星……数星星……不好不好。姓梁的话,梁星星……良心…”赵阿姨看着孩子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些苏乔听不懂的话。

    “这个姓挺好的,姓梁好听。”

    老人们都喜欢谐音,就觉得梁星星挺好的。

    好像孩子姓什么这件事就草草的决定了。

    赵阿姨,王奶奶,姑姥姥,还有个大娘姓白。四个人看着她吃的饱饱的才离开。

    她写了个条子,明天要去办的事:营业厅缴典故费,去交电费,水费,燃气费,房屋证明。

    晚上的月光格外的亮,打开窗的一瞬间,像水泼了进来。

    被褥和铺盖都是香香的暖暖的。今天晚上的她和孩子竟然稳稳的睡了一整夜。

    奶水很足,甚至有些憋胀。

    原来吃些好的真的会让奶水充足。回到自己的家里,连睡觉都这么安心。

    晚上九点一直到早上六点,天大亮。

    她早上洗了尿布,然后抱着孩子去超市。她不会做饭,为了孩子和自己,她必须要学会做饭了。

    买了一些排骨和冬瓜,最简单的排骨炖冬瓜,撒点盐,应该没有问题。

    然后在社区周围的服务点,她将今天的事都办完了。唯独房屋证明比较麻烦,过一阵子还要去签个什么字。还要到派出所开个什么证明。

    没关系,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都是时间问题。现在开始,她有的是时间。

    冲了燃气卡,插进燃气表里,扑腾一下打着了火。

    她无比的欣喜。

    电话在缴了费后,便能打通了。

    家里好像一切都恢复到往常了。可家里的人她永远都见不到了……

    手里的钱开始慢慢变少。她数了一下,现在还剩下两千七。

    中午,隔壁的的姑姥姥步履蹒跚走进来,竟没有一点声音。

    厨房里的苏乔一回头,吓得往后蹦了一下。

    “姑姥姥,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这个煤气……小心中毒,小心孩子中毒。把孩子放远点。”

    “哦,好。”

    报纸上常有人煤气中毒,煤气罐爆炸的事件。她意识到确实危险,将孩子抱到卧室床上。

    “你吃没吃饭?”姑姥姥问。

    “我正做排骨呢,待会您也吃点。”

    “我不行,牙齿不好,吃不了这些东西。你现在正是需要营养,孩子需要奶水的时候,你多吃点。”

    苏乔怔了一下,姑姥姥的牙齿已经没了。

    “放心吧,姑姥姥,我会照顾自己的。”

    她是妈妈的姑姑,是苏乔的姑姥姥。孩子该叫太姥姥了。

    家里慢慢有了烟火气。

    晚上,她看着电话机,拿出自己包里的一张记着电话号码的纸,打了过去。

    “你好,你找谁?”

    “请问梁宇星在吗?”

    “他没在,他上夜班。”

    “那你能帮我记个电话号码给他吗?”

    “可以,我拿一下笔和纸。”

    “5081269。谢谢。”

    “不客气。”

    电话是挂在宿舍楼走廊的位置,大家自己买电话卡自己用。

    人家是隔壁宿舍的,可还是很热心的送到他们宿舍。并且叮嘱宿舍的其他人说让梁宇星回这个电话。

    孩子很乖,自从来到家里以后,她不哭也不闹。睡醒了自己在那玩一会儿,吃饱了就接着睡。

    刚出满月的孩子基本上就是养膘状态。

    晚上,梁宇星回过来电话。

    “喂,谁啊?”

    苏乔听着对面的声音,气不打一处来。

    “我。”苏乔不耐烦的讲道。

    “苏乔?你也太不懂事了吧?你一个人跑了都没跟我爸妈说一声,你带着孩子你都不怕把孩子丢了吗?你一个人什么都没带……”

    “你闭嘴!”苏乔一声低吼,梁宇星怔了一下。

    “我现在就问你,来不来我这里。这边有厂子,能上班。你要是愿意来,我们一家三口还能过。你要是不愿意来,那以后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

    “你这是什么话?你在外面你是不是有人了?你一分钱不挣还带个孩子,你哪来的底气跟我这么讲话?苏乔我告诉你,我要早知道你是这样,我肯定不会娶你的!”

    “那你想娶谁?就你们家破山沟沟的地方,鸡不下蛋,鸟不拉屎。你们家也没有十万八万的吧?你的长相也没有惊天地泣鬼神吧?除了我瞎之外,但凡有眼睛的都不会跟你回家吧?当初我要知道你这个样子,根本就不会有这个孩子。我之所以还愿意跟你在一起,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但如果你不想要这个脸,那咱们就撕破脸说话。”

    “你……你怎么说话呢?”

    “地址我给你发到QQ里,你爱来不来。”

    苏乔挂了电话,感觉很解气。

    她对梁宇星的感情,在坐月子的那一个月里,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