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

    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最新章节(卖花的朵朵),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无删节

    作者:卖花的朵朵

    书名: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

    更新时间:2023-01-25 10:17:22

    来源:i4sy

    为您带来李卷卷小默沈初默小说全集目录阅读,在小说《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中,作者卖花的朵朵 文采斐然,用精炼的文笔语句叙述了: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 免费试读 阅读最新章节她没等别人过来搀扶,自己手脚并用爬起来,找补说:“这地还挺滑。”沈初时听见声响立即过来,“动动,看摔到哪儿了?”李卷......
    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最新章节(卖花的朵朵),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无删节

    虐心小说《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是以李卷卷,小默,沈初默作为主角,主要内容简介:正在连载中的《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卷卷沈初时,...

    穿成霸总的抠门管家婆 免费试读 阅读最新章节

    她没等别人过来搀扶,自己手脚并用爬起来,找补说:“这地还挺滑。”

    沈初时听见声响立即过来,“动动,看摔到哪儿了?”

    李卷卷摆摆手,“没事没事,哪儿也没摔到。”膝盖好痛啊。

    她忍痛装作平常的模样下楼,忍痛吃饭,又忍痛上楼,自认为天衣无缝。

    沈初时等她上楼了才安排沈管家,“我和太太回老宅吃饭,你安排人来在楼梯上铺一层地毯。”

    沈管家表示一定会办好,刚才太太摔倒把他也吓一跳,幸好是没出什么事。

    李卷卷坐在梳妆台前发愁,她不知道去婆家吃饭应该是打扮庄重一点还是随意一点。

    记忆里的沈父沈光明和沈母时秋都是很随意亲和的人,当时定亲的时候,是时秋和沈初时来李家定下的。

    那时的原主叛逆无礼,可时秋还是定下了她,还给了丰厚的聘礼,对她相当的和颜悦色。

    那就打扮随意一点吧,主要是她也不会太复杂的妆容,原主的化妆也是跟着儿时伙伴学的,妥妥的精神小妹。

    李卷卷欣赏不来,就简化了整个化妆过程,能省则省。

    她的底子本来就很好,皮肤细腻白皙,眉眼精致可爱,小小的脸有点肉,显得很讨喜。

    她没有学原主那样,恨不得把品牌logo印在身上,而是选了舒适的衣服,穿着舒服,看起来也舒服。

    一出门,发现真是无巧不成书,她穿了驼色大衣,沈初时也穿了一件同色系的,里面同样是黑色打底,下身是黑色西裤和黑色长裙。

    妥妥的情侣装。

    不过情侣装显得感情好,长辈看着放心,她安慰自己。

    “我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沈初时出门不习惯带司机,都是自己开车,李卷卷想了很久才坐到副驾驶。

    何德何能让少爷给她当司机啊,还不乖乖坐副驾驶。

    沈初时想了想还是开口:“我们难得过去吃饭,爸妈那边做的菜会很丰盛,你吃得差不多了觉得别扭可以去我的房间休息。”

    他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李卷卷的饮食习惯,在不影响身体的情况下,他表示尊重。

    李卷卷听懂了,有些觉得尴尬地点头,他是怕自己撑死还是怕自己丢人啊。

    她突然很紧张,可能是这两天家里的人都很随和,让她很放松,忽然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很忐忑。

    沈宅果然很大,一看就是底蕴深厚,可事实是沈光明白手起家,直到四十岁才富裕起来,成为S市新贵。

    然后沈氏公司在沈初时手里蒸蒸日上,逐渐高不可攀。直到进入车库,她忍不住咂舌。

    沈初时听见了说:“你要是不喜欢现在那辆车,就换一辆。”

    那辆小红可是李卷卷的心头爱,主要是因为它值钱,如果换一辆更贵的……算了算了,撞坏了赔不起。

    “不用了,我不常出门,那辆车就很好了。”

    他点头,然后下车替她开车门。李卷卷下车后忽然站住不动,他有些疑惑。

    她干巴巴地问:“我们是不是应该买点东西上门啊?”毕竟上门蹭饭,空手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家里什么都有。”沈初时示意她往前走,她这时才看见有一个女人和一只狗正在门口等着他们。

    她加快脚步,这个天挺凉的,别让人等久了。

    时秋站在门口看见朝她走来的一对璧人,心里欣慰又开心。最初李家提出联姻她是不同意的,他们家生意用不着牺牲儿子的幸福。

    可是沈初时说自己没有意见,她抱着看看再说的想法见了李家姑娘,一看就心疼不已。

    那个姑娘防备又敏感,因为怕自己得不到重视而故作强势,在李家过得实在不好。

    时秋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那个姑娘绝对是个善良的姑娘,只是成长环境让她有些走偏了。

    回来后,她和沈初时商量了一夜,最后决定定下这门婚事,两人先结婚,婚礼后面根据夫妻二人的意见补办。

    现在看见那个小姑娘扫清之前的阴霾,整个人活泼了很多,打心底地开心。

    李卷卷走进后发现这个美妇人真是温柔,比记忆里还要温柔,大概是因为在家里,卸掉了女强人的伪装。

    她有些害羞迟疑地叫了一声:“妈。”沈初时也跟着叫了一声。

    时秋更开心了,“快进屋,屋外多冷。”

    一直在一旁安静趴着的金毛狗狗忽然很激动地扒沈初时的裤腿,像是久别重逢。

    沈初时眼神一软,俯下身揉了揉狗脑袋,“乖,进去。”

    时秋看见笑着说:“这狗子想初时了,一早就在这里等,谁叫都不进去。”

    李卷卷也喜欢这种大狗狗,很有安全感,她跟着揉了揉狗脑袋,颇有兴味地问:“它叫什么名字啊。”

    “蛋卷。”沈初时回答后发现有点巧合,没忍住笑出声。

    李卷卷也没想到这么巧,不死心地看了一眼狗狗的铭牌,果然叫“蛋卷”。

    时秋一边让佣人给他们把大衣拿去挂着,一边说:“初时喜欢吃蛋卷,所以这傻狗来我们家第一天,他就给它起名叫『蛋卷』。”

    屋内果然很大,沈光明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他们进来了站起身来招呼:“回来了?洗手吃饭吧。”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个商业大佬,就像是寻常人家的父亲。

    沈初时问:“小默呢?”

    “楼上呢,在画画,你去叫他吧,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下来。”

    时秋引李卷卷坐下,“卷卷还没见过小默吧,他之前在法国学画,刚回来,他有点特殊。”她还没说清沈初默哪里特殊,沈初时就带着他下来了。

    两人身高差别不大,只是沈初默更清瘦白皙,给人一种翩翩少年的感觉,他好像不习惯跟人交流,只是迅速地冲李卷卷点了个头,表示已经打过招呼了。

    一家人坐下,沈光明特意开了一瓶红酒,很有兴致地给每个人倒上。

    “这是卷卷到咱们家后的第一个团圆饭,欢迎你。”

    李卷卷急忙站起来,双手举起酒杯,“谢谢爸爸。”

    佣人还在不停的上菜,看得她压力山大,酸菜鱼片端出来的时候还在沸腾,不知是谁丢在地上的画笔被佣人踩到。

    李卷卷先看见,急忙喊道:“初默小心!”

    而沈初默像是什么也没听见,自顾自低着头。

    意外来得猝不及防,滚烫的酸菜鱼片有三分之一洒在沈初默的腿上。

    被烫的他表情痛苦,喉咙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像是按下了静音键。